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www-656888.com >

这可能是贵圈最真实的导演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1-22

  她跑去沈澄年家楼下按铃,按了两遍都没人开,有个住户恰巧要刷卡进去,冯楚楚其实没想跟着进门,她知道沈澄年小区的电梯住户都只能刷自己所在的楼层。但那住户侧身开门进去的时候,仍然警惕地看了她一眼,她一看就不是住这的人。

  几个小时后,沈澄年从车里下来,看到她也没有太惊讶。冯楚楚尾随他走进电梯,一路上语无伦次地讲,自己并不预备把录音散播出去,最多也就是将来放给沈澄年听,好让他说话算数……沈澄年没拦着她发挥。

  大冷天的,冯楚楚穿了件很薄的V字领的毛衣,一不留神就会露出半边肩膀的那种,闯了这么大祸,她还是觉得自己穿件风骚点的衣服沈澄年就会心软,沈澄年当然看得出这点小心思,他替她把毛衣领口拉好。

  然而沈澄年说,剧本你继续写,只要按照现有的水准节奏写完,项目通过了就给署名。

  他从书包里把一沓纸递给她,说这是合同,你看看。又说,同事会跟你联系的,我就不了。

  冯楚楚僵立在电梯里,她不肯走出去。沈澄年没有催促她,但他也耐心地、坚持地,按着电梯的开门按钮。

  冯楚楚大着胆子握住他的手,她说:“导演我真的知错了。我这两天在论坛上看八卦,发现比起吴亦凡约炮,大家更讨厌他的炮友录音还曝光,我意识到录音是一件特别恶劣的事情了。但我没有恶意……”

  沈澄年叹了口气,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:“楚楚,你真像一个小动物。一身蛮劲,不了解人类社会的运行规则。”

  沈澄年打断她:“楚楚,人跟人之间的信任是一次性的,我不想撒谎说我不介意。但你真的写得挺好,我们这次还是合作完。你有天赋,有一天你会出头的。”

  冯楚楚还想再开口争取下,但——好像她想要的已经得到,她不知道自己的失落是为了什么。

  冯楚楚回到家里,门上贴了张纸,提醒她缴纳暖气费,冬天要来了,一年又要过去了。

  这个秋夜,冯楚楚意识到,沈澄年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欣赏自己的人了,因为她做了录音这种公众人物最怕的事情后,他竟然还愿意和她合作。

  回家路上,冯楚楚突然收到匡聪的一条消息,他说你在家吗。冯楚楚发了自己的定位,说我在外面呢。匡聪说,哦没事,我本来想来看看你的,给你带了瓶酒,01年的贵腐甜白葡萄酒,我觉得甜甜的,就像你。这样吧,我给你放你物业这。

  她去物业那拿了贵腐,虽然她心情低落,但还是忍不住用淘宝的拍立淘功能搜索了这个酒的价格,发现要4000左右,她忍不住有点开心,她想这是她从小到大,收到过的最贵重的来自不是男朋友的人的礼物呢。

  虽然匡聪上次在她家单刀直入地想要睡她,让她仍然有不愉快,但她还是忍不住显摆下这个酒。

  冯楚楚想了想,拍了酒的照片,又配了一张自己戴着美瞳和无框眼镜在电脑前写稿的照片,发朋友圈说:又是努力工作的一天,谢谢朋友的礼物。

  第二天下午五点钟,匡聪给她发微信说,你今晚有安排吗?冯楚楚以为匡聪要找她约会,立马说没有,她想难道是她上次的拒绝让匡聪觉得她很特别,由此后知后觉地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——偶像剧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?

  冯楚楚在次日准时抵达庄园,如果不是再三确认了门牌号,冯楚楚几乎不能相信这是个餐厅而非私宅,庭院深深,种有竹子若干,冯楚楚报上包厢的名字,门口服务生才引导她进去。一路上,服务生介绍说,女士你是第一次过来吃饭是吗,我们这边只有十个包厢,每天都是限量的,订完了就没了。

  冯楚楚心想,那这么大一个院子,这么多的服务员,一桌要多少消费才能回本啊,匡聪还真是舍得花钱。

  一到包厢,冯楚楚傻了眼,包厢里四五个中年男人,匡聪招呼她说,来,楚楚快过来。

  一整顿饭冯楚楚都情绪不高,她意识到她在匡聪眼里的身份没有丝毫变化,仍然是陪酒小妹。匡聪仍然不会给她任何的资源或机会。他不过是觉得找个职业陪酒的姑娘跌份,才找她这样一个看起来有正经职业的。

  她知道北京有无穷多这样的姑娘,名义上是模特/女演员/自媒体写手……本质上靠饭局和男人为生,但她不是。

  尤其是匡聪特别坦荡地跟旁边的人说:“我儿子在新加坡念书,十二岁啦,虎头虎脑的,挺可爱。”还递手机过去给对方看照片:“是吧?对,长得像我太太。”

  她以为这个晚上已经够糟了,但更糟的其实在后面——他们点了一箱红酒,有几瓶没开就喝剩下了,匡聪一边让助理签单开公司发票,一边跟服务员说,那你交给我的司机,我们带回去吧。

  原来她兴高采烈晒的酒,是他们喝剩下,被匡聪拿来做不花自己钱的礼物的。冯楚楚想,这跟拿剩饭喂小狗有什么区别呢。

  冯楚楚恨他们的起哄——一个已婚男人的调戏,居然还要她作为荣幸,更恨自己的天真,她闪躲开他的手,说匡总,你真的喝多了,你已经结婚了。

  她在众目睽睽下,蹲下身扫码,然后骑上单车——她要骑到最近的地铁口然后换乘地铁,她无所谓他们怎么看她了。

  在红绿灯口,冯楚楚趁机抹掉眼上乱七八糟的泪痕,她想起她跟沈澄年也一起参加过一个投资方组织的饭局,那天投资方的大老板要求全体喝白酒。

  服务员过来斟酒的时候,冯楚楚手忙脚乱表示自己从未喝过白酒,喝饮料就好,大老板说你这就是不给我面子,是我不够资格让你尝试新事物吗?

  她下意识看向沈澄年,沈澄年瞥她一眼,解围说,她来之前刚吃了头孢,当然,真要喝的话也行……

  酒局的节奏很快,大老板喝多了就拉着身侧女演员的手说,人跟人之间讲究的是缘分,是欣赏,我不缺陪我睡觉的人,我只是觉得跟你格外投缘……然后拿起酒壶说,来,我们提一壶。

  但真正让她大开眼界的,是他们转场k歌之王后,60年代生的大老板点了《知心爱人》,看起来比冯楚楚还年轻的女演员居然能完美合唱,一边唱还能一边深情对视,她痴痴看向大老板的眼神堪比小女生粉丝遇到爱豆真人。

  一曲终了,女演员看了一下大老板眼神,点了一个梁静茹的《勇气》,说,来,楚楚,给你选个适合你的,这歌你不会说不会唱吧。

  但唱歌不比劝酒,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。她硬着头皮,一开口,包厢除了伴奏都沉默了,大老板嘿嘿笑起来。

  她感激地看向沈澄年,两人对视,音乐刚好走到“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”。冯楚楚突然觉得整个场合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了,它成了他们的主场。

  沈澄年替她敬了两圈酒,带着她中途出逃,一走出包厢,他就像个活泛了的少年人,说妈的这帮人太土了。

  沈澄年说要拉投资或者要一些许可文件的时候,就不得不出席,然后他看了眼冯楚楚,像是想起冯楚楚曾经雄心万丈想要潜规则上位,他说你以后少动歪脑筋,潜规则可难了,你不是这块料。

  冯楚楚现在想,沈澄年这话有种护崽子的亲昵感。他未必把她当自己人,但他把她当平等的人,但……这些善意,可惜她都没有珍惜。

  但她只许自己哭这一小段路,明天她就要继续写剧本,她决定用业务能力让沈澄年回心转意。到家后她发现Tracy发了她一个链接,说你看下这个故事,据说男主角原型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CTO,我老公还跟他一起参加了个活动,哈哈哈哈,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文学这么近。

  Tracy的来意当然是炫耀老公,但冯楚楚真的点开来看这个连载了,叫《被诅咒的女一号》。

  Tracy说,现在微博上写小说几乎成了种风潮,其实你也可以试试看,我老公说,这时代其实没什么怀才不遇。

  冯楚楚没有被这阴阳怪气的口吻激怒,她一口气看完,看到里面当二奶的欢欢动辄就收百万现金,忍不住翻白眼。太假了。有钱人的钱也是钱。钱都难挣。这世界从来都是你拥有更多,别人就给予你更多,凭什么要为毫无生存技能的二奶一掷千金呢。

  冯楚楚不觉得是自己运气太差,她也关注了一些所谓捞女外围的微博,她现在回过头看,觉得全是破绽百出的谎言。如果真的从金主那拿到了钱,为什么不安安静静地挥金如土,要到微博上叨逼叨做付费咨询呢?

  出于职业习惯,冯楚楚搜了下网上的评价,发现跟她一样持嘲讽态度的其实还不少。

  她一边觉得这种地摊文学的水准都能红,她凭什么不更红,一边又感到嫉妒——甚至嫉妒那些恶评,因为怼也是一种夸,创作者最怕的是无人问津。

  更矜持的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,互联网世界像一个斗兽场,只有最不玻璃心的人才能存活下来。

  她没有红过,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承受来自陌生人的嘲讽,但被网友批评写得差也比被匡聪不经意地羞辱要好。她是从一无所有的境地里出来的人,她怕什么。

  沈澄年真的很说话算话,再也不理她。冯楚楚把剧本发给公司的文学策划看了几版,他只用邮件形式给她回修改意见。冯楚楚给沈澄年打电话,他不接,她就问快递员借电话,沈澄年一听她声音就继续挂,她只好再问外卖员借,沈澄年再挂,她为了给沈澄年打电话,一天点了八次外卖,撑得发慌。

  她跑到沈澄年小区门口,拦住一个陌生人,2019年西北亲子游带孩子去甘肃旅游有什么攻略或者线路。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,你就给这个人打个电话,说他有个大件快递,你搬不动,要他下来取一下。

  冯楚楚千恩万谢,要给他转账20块钱。陌生人笑了,说没事,祝你们百年好合。

  沈澄年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情搞得有点尴尬,再也说不出重话,只能强撑道:“冯楚楚,你做个文明人好吗。”

  真的沉默了好一会,沈澄年噗嗤一笑,说你知道你像什么吗。你像青蛇里的小青,仿佛初来乍到人间,在学着像人一样走路,一不留神尾巴又露出来了。

  他们最终达成的协议是,冯楚楚在在线文档上改剧本,沈澄年可以同步查看修改,也可以在文档上直接提意见,但他不会跟冯楚楚有其他任何形式的沟通了。

  冯楚楚觉得也挺好。她在文档上跟沈澄年说,你有没有觉得,这很像游戏里队友聊天哈哈哈哈。

  次日早晨,沈澄年打开文档看进度,发现冯楚楚一晚上又改了六千多字,他刚动了恻隐之心,再看了两页,他就迅速把自己的恻隐念头收回——

  文档最后,冯楚楚放了一张自拍照,说我觉得这张还挺好看,你用你的专业审美眼光给我看看,是不是适合换成头像?